当前位置:

首页
>媒体矩阵>山东工人报

媒体矩阵

山东工人报 2021年07月16日 星期五

返回目录  放大缩小全文复制    上一篇  下一篇

忆母亲

《山东工人报》(2021年07月16日 第A3版)

  □郑志强
  我的母亲身材不高,勤劳质朴。她很会过日子,把收入不高的家收拾得井井有条。没想到有一天母亲会突然倒下,倒下后便再也没有起来。
  母亲常年患有高血压、糖尿病,在她生命的最后日子里,我和她一起生活了半年多,我却从来没有给她量过一次血压,测过一次血糖,都是护士每个星期来测,我也没有监督她吃过一次药。当她昏迷不醒送到医院,大夫问我老太太平时吃的什么药时,我却无言以对。我不知道高血压会引起脑出血,不知道口齿不清、意识模糊、昏迷不醒等都是脑出血的症状,当我知道这一切时,却是以母亲的离世为代价换来的。
  母亲的脑子里长了三个动脉瘤,最大的那个出血了,最后做了开颅手术,手术中输了3200ml的血,手术后一直昏迷不醒,在ICU病房里抢救了五天。或许母亲年龄太大了,器官衰竭了;或许开颅手术对母亲的身体伤害太重了,她那紧闭的双眼一直没有再睁开。
  母亲在这个世界上停留了79年。这些年来,母亲从来没有说哪里难受,让我带她去医院,都是忍着,实在受不了被我们发现了,才会去医院,其实我们家和医院只有一墙之隔。
  母亲走了,她养的花还在。2003年父亲去世后,母亲一直一个人生活,陪伴她的只有阳台上这一盆盆鲜花了。有麒麟、芦荟、刺梅、吊兰,还有两盆我竟然叫不出名来。她不时地在阳台上给它们浇水、剪枝、施肥、松土,有时一呆就是半天。冬天,这些花在前阳台晒太阳,夏天又到后窗台避阴,母亲拿它们娇贵得很。母亲养花有一个奇怪的现象,什么花都养两盆。有一天我就问母亲:“为什么一样的花你都要养两盆?”,母亲就说:“一样的花养两盆花长的旺,就像人有伴他就精神一样。”听了母亲的话,我不禁笑出声来,我说:“人有男、女,动物有公、母,花还有雌、雄啊?”事后想想母亲的话还是有一定道理的。如今母亲走了,去和父亲做伴了,这些花就交给我了。
  生我、养我、疼我、爱我的母亲就这样走了,离2021年春节只有12天,离小年只有3天。从此,母子二人阴阳两隔。儿子没给母亲带来锦衣玉食,却让母亲没少操心牵挂。
  母亲就这样默默地走完了她的一生,从此那个熟悉的身影再也看不见了,那个清脆、响亮的声音再也听不见了,留给儿子的是无穷的悔恨和深深的思念。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