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首页
>媒体矩阵>山东工人报

媒体矩阵

山东工人报 2021年07月16日 星期五

返回目录  放大缩小全文复制    上一篇  下一篇

“永久”的情结

《山东工人报》(2021年07月16日 第A3版)

  □高立树
  在县城闲逛,无意间看到一家“永久”牌自行车专卖店,店内摆放着林林总总、各式各样的自行车。不由自主地,我想起了停放在老家院落中的那辆“永久”牌自行车。
  三十多年前,“永久”是家里唯一的交通工具,重要性不言而喻,尤其逢年过节的时候。
  大年初二,吃过早饭,父亲早早地把“永久”推出屋子,擦拭车把、车座、大梁等,给齿轮、链子加润滑油,做着出发前的准备工作。我屁颠屁颠地紧随其后,帮着打打下手。这一切做完之后,“永久”便焕然一新,在初升太阳的照耀下熠熠生辉。父亲注视着心爱的自行车,像个孩子般喃喃自语,宛若刚刚完成了一件艺术品。
  终于出发了。我斜坐在自行车前面的横梁上扶着车把,母亲侧坐在自行车后座,父亲是这辆“宝马车”的司机。在路上遇见熟人,父亲热情地打着招呼,我时不时地拨响车铃提醒着来车或路边的行人。骑车走亲戚的人很多,一路上经常可以见到各式各样、或新或旧的自行车,载着大人孩子,驮着大包小包,奔向亲戚家。
  我们家的“永久”保养得好,既省力,速度又快,像半路杀出的一匹黑马,许多同行的车子远远地被落在了身后。那时,在农村乡亲们习惯上称“永久”牌自行车为小伙子,主要原因就是看重了它的结实和耐用。“永久”给我们家帮了不少忙。农忙时节,“永久”是父亲的得力助手,父亲在它后座搁上一袋化肥,用它驮着去地里。闲时,父亲会骑着“永久”载着我妈妈去赶集,在集市上采购的物品,当然也是用它驮回家。因为“永久”的存在,再远的路途,也变得轻松随意起来。
  父亲和我非常爱惜“永久”,一有空闲时间便会把车子推到院子里,擦拭车身,检查车子有无锈迹,保证车身的整洁和车况的良好。一次,“永久”被邻居借了去“执行紧急任务”,由于碰上阴雨天气,还回来时已是 “伤痕累累”,关键部位生了一层铁锈,像一只可怜的流浪狗。父亲心疼不已,我恨得咬牙切齿,并暗暗下定决心,从此之后“永久”概不外借。
  邻居离开后,父亲和我围着 “永久”对它进行了一次大保养。尔后,瞧着车身上重新泛起的光泽,我们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。
  现在,我时常会想起家中那辆“永久”,它带给我童年的快乐和温情,伴随着我成长,成为我们那一代人心中不可磨灭的记忆。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